极速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极速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4 10:24:4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屋时,李本兰赶紧上前去询问,看着小叔他们不说话,只摇头,李本兰觉得身体一下子就空了,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龚秀娟写的《悔过书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伴几年前去世后,入夜,李本兰几乎都睡得比较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12日,雅安市芦山县王家村村支部副书记熊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李本兰的女儿出嫁在雅安,这次是回娘屋。儿子一直没成家,暴雨导致李本兰的儿女失联,虽然一直在搜救,但遗憾的是,目前,两人都还没有找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责该早点带儿女到高处去避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脑子里一片空白,甚至来不及悲伤,李本兰本能地拼命呼叫“救命、救命”,可周围黑漆漆的,洪水的哗啦声、刺耳的雷鸣声,将她的呼救声吞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↑李本兰坐在被洪水冲毁的屋前讲述惊魂一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2018年5月22日,家长发文质疑学校午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10日晚,雨一点点大了起来,女婿和儿子没在家,只剩自己、40岁的女儿以及39岁的儿子在家,李本兰早早地就睡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让李本兰伤心的是,40岁的女儿嫁到雅安,因为肺上有问题,在成都做了手术,大约一个月前才回娘家休养,都以为女儿会慢慢好起来,谁曾想,发生这样的事。